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progress id="bdjlt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progress id="bdjlt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bdjlt"></menuitem>
<var id="bdjlt"></var><var id="bdjlt"><span id="bdjlt"></span></var>
<var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/dl></var><var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bdjlt"></var>
<menuitem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listing id="bdjlt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progress id="bdjlt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var>

梁熙陶佳云熊玥《她们三个闯古代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(她们三个闯古代)完结版在线阅读

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《她们三个闯古代》,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简介:【群穿 经商 轻松】
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古代世界,三个异世之魂便保持着祖国传统文化里吾日三省吾身的美好习惯
梁熙:“女扮男装被皇帝爹发现了我还能活吗?” “顶头上司惊变叛军要员我还能活吗?” “众目睽睽下夺了异族王子的贞洁我还能活吗?”
陶佳云:“嫡女变成庶女以后我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变成穷光蛋?” “国家边境告急内乱又起我该不该散尽家财充公救急?” “心上人一心出家我要不要变卖家产为他建寺庙开素斋?”
熊玥:“这里有个武功高强来里神秘的师傅我要打几套拳才能让他收徒?” “敌国军队骚扰不断我要砍多少刀才能换个清静?” “身后跟着个色眯眯的兵头子我要抽几鞭子才能送他归西?”

小说:她们三个闯古代

类型:古代言情

作者:忘忘酥

角色:梁熙陶佳云熊玥

评论专区

权游:睡龙之怒:文青作者

助灵为乐系统:情节好蠢,助鬼为乐我还是能接受的,但小说剧情充满了作者的自以为是,讲故事的能力太差了,文笔更是渣。

传道大千:没看,养一养

她们三个闯古代

《她们三个闯古代》部分章节精彩片段

第5章 同盟

坐在饭桌前的陶佳云在逆来顺受和奋起反抗之间焦急的徘徊,眼睛四处乱瞟寻摸着转移话题的契机。这幅样子看的陶二夫人眉心直跳。

“你可别起什么坏心思!这样,娘答应你,那铺子原本不是及笄那天才给你吗?只要你去了这赏花宴,娘就把这铺子立马交到你手上!”

“……只要我去了赏花宴,回来就立刻能接手铺子?”不得不说陶佳云有些意动。

陶二夫人失笑,“你从赏花宴回来都晚间了,第二天好不好?第二天一早娘就带你去店里。”

“您说话算话哦….”

这算是陶佳云勉强答应了。

“是是是,娘保证!”

解决了一桩心头大事,陶二夫人和女儿闲聊几句便回了主院。

一想到马上就能开始赚钱大计,陶佳云就激动难耐。印象里那好像是个做衣服的店铺?

“碧桃,把我的衣裙都拿出来铺到这塌上。”

“小姐,您要全部的吗?那可铺不下的!”

“那就拿一年内做的吧。”

粗使丫头们搬来了五个箱子。碧桃和碧竹负责清空两个衣柜,将里间外间的床榻桌椅板凳都铺的满满当当。

原主偏好活泼鲜亮的颜色,衣裳是鹅黄、酡红、丁香、湖蓝居多。常服的裙侧或上衫两侧都开了侧袋,正式场合穿的衣裳倒没有了。

款式也很多,齐胸襦裙、对襟半臂襦裙、窄袖骑装、袄裙、褙子、兜帽斗篷、披风,基本上网罗了市面上所有流行的款式。

陶佳云研究着这些衣服的配色、花纹、布料,琢磨着自己要如何独辟蹊径,让铺子一面世就能吸引到各家太太小姐们的银子。

新颖的款式倒是好说,旗袍、西装、礼服,哪一个拿出来都是头一份儿,可是现在的人们能接受吗?再者说经营方式,会员、打折这些是肯定要有的,但很容易被别家学去。

别的她还没想好,只这店铺的定位必须要高端。从普通老百姓那儿能赚几个钱啊?陶佳云的目光锁定在大梁国最富有的那一批人里,这些人好面子,最是追求潮流,也最舍得花银子。

碧桃和碧竹见陶佳云要看哪一件就把哪一件高高举起,半晌便已累的气喘吁吁。

碧竹是个内敛的,即使累也憋着,仍旧一丝不苟的撑着衣服,还要顾及每个边角都是抚平展开的。

碧桃就不一样了,她与主子从小一同长大,说是主仆,其实情同姐妹。活儿干累了她便呼呼大喘气,一会儿拿手当扇刷刷扇风,一会儿抽出手帕呼噜一把额角下巴。

看她们这样,陶佳云也不好意思继续了,拉着两人儿坐在外间的软榻上。

碧桃毫不客气的坐满了一屁墩儿,然后嘴里哼哼着“好累好累”,手上倒茶的动作却一点儿不含糊。

碧竹拘束的只坐了塌边儿,见碧桃倒茶,她就在侧帮碧桃卷了衣袖,托着倒好的茶杯双手递给了陶佳云。

碧桃将第二杯茶递给碧竹,丝毫没停顿的倒了第三杯才吨吨吨的一饮而尽。

灌完了茶水她还满足的喟叹一声,“啊!舒服~~”继而歪倒在榻上,圆润的身体与柔软的靠垫儿融为了一体。

陶佳云好笑的看着没有形象的碧桃,也喝掉了半杯茶水。她其实也有些乏了,原主虽也喜欢玩儿闹,但从来不是个愿意累着自个儿的,所以身子也不是多健壮。

碧竹噙着笑坐在一旁,小口小口的抿着茶水。她来朝云院也有两三年了,可因为不善言辞不受主子喜爱,自然也就没有那么放得开。

“这身子也太差了。”陶佳云不满意的嘟囔。

碧桃以为这是在嫌弃自己,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,“小姐,奴婢身子不差!奴婢还能撑三箱子衣服!”

“我是说我自己!我决定,今天开始强身健体,你们两个一起。”

陶佳云轻飘飘一句话又把碧桃砸回了塌上,她装作听不懂,“小姐是说之前夫人安排的药膳吗?那些汤汤水水都有滋阴补阳的功效,当真是好的!”

“你想得美,”陶佳云隔着矮桌捏了捏碧桃故作聪明的小脸儿,“每天早晚各一次慢跑,就绕我们朝云院两圈吧!”

陶佳云本身也不是个多热衷运动的,可无奈她要保持身材呀,既然做不到像小熊那样天天哼哧哼哧举铁,她就坚持着每天慢跑或快走,效果也是很不错的。

“今天早上都累了,就从晚上开始吧!”

碧桃一副生无可恋,但也没多说什么,毕竟自家小姐经常想一出是一出,估计这次也坚持不了五天。不,最多三天!

碧竹就更别说了,她从听到主子要带她一起时眼睛就亮晶晶的,至于强身健体背后的代价,早就被她抛到脑后了。

主仆三人就这样忙一会儿歇一会儿的度过了整个上午,以至于厨房送饭过来时她们才察觉时间。

碧桃盯着食盒仿佛看到了生命的曙光,“小姐…我不行了,我要吃饭…”

陶佳云也饿了,“好!把这些都收起来,我们就用膳。”

还好她们本来便是看一件收一件的,现下也只剩了五六件在外面,三两下便打理好了。

碧竹率先净了手,打开食盒把菜肴依次摆在桌上。她暗自吞了吞口水,默默克制着自己如饿虎看到羊一般的眼神。

碧桃服侍陶佳云走来时,她已经为陶佳云盛好一碗汤一碗饭了。

“你们也去吃饭吧,我这儿不用伺候。”陶佳云挥挥手道,“再去拿两个盘子,这几个菜你们都拨去点儿。”

碧桃感动的要哭了,她一进来就被那盘粉蒸肉勾走魂儿了。

在陶佳云强硬的要求下,碧桃和碧竹每道菜都拨走了小半盘。

好不容易把两个丫头劝走,陶佳云安静的自己品尝起一桌好菜。

午餐丰盛极了,三热两凉一汤:核桃鸡丁,粉蒸肉,辣炝白菜,莴笋丝儿拌虾仁儿,小葱拌豆腐,菌菇汤。

幸好盘子不是大号的,不然陶佳云恐怕逃不过浪费粮食的罪孽。

吃饱喝足,她指挥丫环们撤去一席残云,餍足的摊在外厅的圈椅上。正午的阳光晃的刺眼,院外的暑热到屋子里已经消了不少,陶佳云只感觉暖烘烘的。

碧桃和碧竹从后罩屋回来时,就看到陶佳云半睡不睡的歪在椅子里。

碧桃忙道,“小姐,您回里间午歇吧。”虽说这时节已经不会着凉了,但是小姐那姿势是必定会扭着脖子的。

“唉,吃完饭就犯困,我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未来圆润的身材了…”

碧桃撅着嘴,“圆润多好呀,您看奴婢,多可爱!”

陶佳云笑的在椅子上抽抽,碧竹也抿嘴笑弯了眼睛。这两个丫头还真是,叫桃子就圆润如珠,叫竹子就纤瘦如筷,还真是人如其名。

碧桃恼了,“哼,小姐以前说奴婢可爱原来都是骗人家的!”

“没有没有!你长得这么有福气,又会逗我开心,可不就是最惹人爱的那个么!”

一句话又把碧桃哄笑了,亲昵的挽着陶佳云进了里间。

碧竹跟在后头挨个放下窗外的竹帘,关上了轩窗。

陶佳云本来还觉得自己不曾有午睡的习惯,一时半会儿睡不着觉,没想到刚沾了枕头就眼皮打架,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。

再一睁眼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。

她刚坐在妆台前被镜子里的自己美了个清醒,就收到陶佳昱邀她喝茶的消息。

陶佳昱是陶家二房的嫡长子,年长陶佳云两岁,小时候经常带着陶佳云和陶佳烟爬墙上树,过了十岁却一下转了性子,一门心思的想有些建树。

直到去年兄长订亲了,原主才知道,陶佳昱十岁那年在自家铺子里撞碎了一架玉屏风,为了逃出盛怒状态下陶夫人的魔爪翻窗而出,撞上了来京城述职的夏知州家的女儿,从此贪玩儿的魂魄便丢了个十成十。

被请喝茶的陶佳云有些莫名其妙,虽然以往陶佳昱也干过类似的事,但都是叫着原主和陶佳烟一起。这次只有她自己,怎么颇有种不安的感觉。

陶家二房里只有一男二女三个孩子,自然也就没将嫡庶分的太清明,大多时候都是同进同出的。

陶佳昱给的地址是广安西街上的一家茶楼,陶佳云收拾停当和陶夫人打过招呼,便乘了马车往广安街去了。

广安街是与皇宫中轴线完全垂直的一条大街,从西城门一直贯穿到东城门,将京城分割成了北城与南城两处。因为这条街实在太长又商户云集,所以分了东街、中街、和西街以便管理。

陶佳云上了马车就一直好奇的看着外面。碧桃不明所以,她只说要仔细瞧瞧时下人们流行的穿着,寻找灵感。

还没驶上广安街,车外就热闹起来,卖糖人儿的、小饰品的、玩具的小摊儿应有尽有。百姓们穿梭其中,小孩儿成群结队的跑过。

上了广安街,小摊儿就少了,更多的是装修精美的门店。太太小姐们带领着一众仆人一路扫荡,公子少爷们三三两两的信步街头。

陶府马车停在一座装修豪放的两层小楼前,门前牌匾上书会尘楼。

陶佳昱的小厮远远的看到府上的马车,便下楼等着了。

“三小姐您来啦,三公子在二楼呢。”

陶佳云下车只见一个笑的粲然的小厮,跟着他往二楼走去。

碧桃很是熟稔的开口,“谢天,公子喝茶怎的不去自家茶楼?”

陶佳昱小厮的名字很有意思,当时七岁的陶佳昱还没有建立起对娘亲怒气的敬畏心,指着两个小厮随口道,“你叫上天,你叫入地。”没别的意思,他自己就是要做上天入地般的人物。

第二天陶夫人知道了,拿着鸡毛掸子把他打了个昏天黑地,气道“你能省点儿事儿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由此得名。

谢天边领路边回答了碧桃,“这家茶楼来了位说书先生,说的故事大胆新奇,引得公子最近常来呢。”

说话间就到了一间雅室,谢天推门请陶佳云入内,碧桃则守在了雅室门外。陶佳昱是不喜欢身边有女婢伺候的。

这雅室看起来是封闭的,实则另一侧是凭栏,正对着一楼大厅的平台,若是这楼里有什么节目,到时可以一览无余。

“哟,来啦,坐!”陶佳昱有着清新俊逸的长相,偏偏日常作风豪放不拘小节,只见他撸着袖管子,一只脚踩在桌腿上,随意的说。

陶佳云在他对面坐下,随手拿起陶佳昱放到她面前的茶小口品了品。

“嚯,嚯嚯嚯!你这是怎么了?平常在爹娘面前装样子也就算了,怎么今儿私下里也一副名门闺秀的样子?本来听说你昨儿不对劲,我还没当回事儿,看来有大问题啊!”

往常自家妹子表面上钟灵毓秀,私下里可是虎虎生威啊,喝茶别说品尝了,不一口气干它三杯都不错了!

陶佳昱昨天回家已是很晚,回去才知道三妹自闭门户了。问过才知道,打从烟雨阁回去便是这样。今天早上他叫谢地暗中打听了一下,只知道当时烟雨阁里把丫头们全遣去别处,发生了什么事儿竟是没人知晓。

按道理说姐妹吵架也不至于有多大事儿啊?陶佳昱奇怪,所以就把陶佳云约了出来,带她散散心,开解开解。

陶佳云一噎,“想做大家闺秀了不行啊,你别把我说的像是个表里不一的人。”

“啧,别介啊,佳烟就是娇滴滴的小小姐了,你要是再这样,多无趣。”

陶佳昱见陶佳云不搭理他,干脆单刀直入道,“你和佳烟吵架了?多大点儿事儿嘛,哥赶明儿带你去镜月湖看美男子去,别不开心了行不行?”

自己的亲妹子自己知道,陶佳云从小再不开心,看到长得好看的人就什么事儿都没了。最近镜月湖的荷花开的好,好些个书生才子聚集在那儿吟诗作画呢。

陶佳云厌厌的开口,“还真不是,比吵架的事儿大多了。”

陶佳昱更奇怪了,两个天天待在府里吃喝享乐的小姑娘能有什么大事儿?

“到底什么事儿,你要不说,我可去问佳烟了啊?”

“别!我…我没想好怎么说,你让我组织组织语言行不?”

陶佳云很想搞清楚原主的身世之谜,不然总像是背着个定时炸弹一样。而当务之急便是弄清换子一事的来龙去脉。如果真有此事,她也希望由自己亲自掀开真相,她不喜欢被动的接受命运的安排。

在来茶楼的路上,陶佳云就全盘考虑过找陶佳昱帮忙的可行性。做为陶夫人的亲子,陶佳昱会顾及到母亲的情绪,不至于过早的将此事透露给双亲。做为兄长,两个妹妹都是一起长大的,感情上应该不相上下。做为二房嫡长子,他拥有足够的人脉和手段去探查真相。

所以,陶佳云当即就决定,要让陶佳昱和自己统一战线。

陶佳昱似乎也感觉出了些事态的不寻常,不由蹙眉,“我没有要逼你说的意思,只是确实担心你。今天早上父亲去荣城查账了,走前听说你的情况后也很是不安心。”

他顿了顿,摆手道,“罢了罢了,本来就是叫你出来散心的。”他指向一楼大厅,“这家茶楼最近新来了个说书先生,讲的故事很是新颖有趣儿。看见没,就是台子左边站着的那个,穿灰袍子的。”

陶佳云探头望去,台子左边确实站了一个中年长胡子男子,面容消瘦,身上衣袍半新不旧,腋下夹着一本蓝皮儿书,手里端着张板凳走上了平台。台子另一侧,四个小厮抬着一张桌子放到台上正中间,又小跑着下去了。

茶楼里有客人瞬间高呼,“许先生!许先生来咯!”

许先生上台在桌后坐定,醒木一拍,说一句“此故事为虚构,如有雷同 ,实属巧合”。然后讲了个某国某朝某帝时期,一嫔妃设计与皇后换子,该皇子长大后凭借嫡出身份即位,上位后却虐待嫡太后,千方百计让亲生母亲做了太后的故事。

陶佳云心道,这不是巧了么,眨巴眨巴眼睛试探的问,“兄长,若是你家里发生了类似换子的事情,你会怎么办?”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
护士情情趣内衣美女自慰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