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progress id="bdjlt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progress id="bdjlt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bdjlt"></menuitem>
<var id="bdjlt"></var><var id="bdjlt"><span id="bdjlt"></span></var>
<var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/dl></var><var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bdjlt"></var>
<menuitem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listing id="bdjlt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djlt"><dl id="bdjlt"><progress id="bdjlt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djlt"><strike id="bdjlt"></strike></var>

凤求矢于牧野(王者:我在峡谷当李白)完整版免费阅读_《王者:我在峡谷当李白》完整版阅读

穿越重生小说《王者:我在峡谷当李白》,主角分别是凤求矢于牧野,作者“矢于牧野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我叫凤求,不叫粪球
爱玩刺客,李白贼六
借我五十,我买皮肤
带你乱杀,你来嘎嘎
我滴个乖乖,怎么还穿越了啊!
还得靠我这手李白呀,看我在峡谷打打杀杀!
哎!疼疼疼!咱们还是聊聊人情世故吧~~~

小说:王者:我在峡谷当李白

类型:穿越重生

作者:矢于牧野

角色:凤求矢于牧野

评论专区

顶级气运,悄悄修炼千年:感觉跟一个游戏有点像,鬼谷八荒

大宋第一状元郎:还以为是打官司主持正义的,结果主角恶心得要死,结交佞臣不说,还特么玩双飞

归来的骑士:话说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厌烦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差评,文笔还行,但是字里行间就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。

王者:我在峡谷当李白

《王者:我在峡谷当李白》部分章节精彩片段

第002章 幻觉还是梦境?居然是穿越

“照顾好我二舅姥爷!”

“我卡号和密码还没留呢,三位数存款啊!让我写份遗嘱先!”

“便宜那帮dio毛了,欠我的钱和皮肤不用还了,下辈子再找你们讨债。”

我被埋在了漫天玄黄的水之坟墓,金光刺眼,张目不能,只听到环绕于耳的水声,连绵不绝。

溺亡的感觉是这样的吗,我是不是快要走跑马灯了,让我回忆回忆,我拿了几次帅气的五杀。

“叮叮——”

“峥峥——”

“锵——”

金属敲打声逐渐没过水声,清晰如身临其境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,隐约还有骏马的嘶叫声。

“呼呼——”

“欻欻——”

什么哔动静?我才刚挂,总不能有人来蹦迪吧,那我好歹要尸变给他点颜色看看。

尝试着睁开了眼睛,刺眼的金黄水幕缓缓淡化,如九天之上的瀑布断了流,从上往下缓缓消逝。

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!”

又是那声男低音!好小子,让你入室偷盗,也被埋了吧,死鬼不怕死鬼,让我看看你是个什么品色。

水帘落幕,巨石乍现,玉林葱葱,溪流淙淙。

这哪啊?地狱?天堂?阎王呢?耶稣呢?前面的树枝上好像还结了个艳丽的果子。

初来乍到,我可就不客气了啊,正好玩王者到现在胃袋空空,让我尝尝这地狱的食物口味如何,也好作为新人做做点评。

啧,口感跟苹果差不多,倒是甜度太高,腻歪,难怪这么红,打色素放糖精了吧。

只吃一口,便已腻歪至极,随手扔了。

没想到这随地扔垃圾的报应来的如此之快,准备四处参观的我,刚走没几步,便觉浑身燥热,怒目圆睁,似要炸裂,青筋暴起,浑身颤抖,节节膨胀。

如果从外人角度看,一定会把我当成红色版的浩克。

死了还能再死不成?

我这次倒是摆出一副毫不畏死的英雄气概,就看这噩梦几时结束。

红色机体把我彻底包裹起来,眼鼻耳喉,五官七窍,似乎都被暴涨的肌肉包了个严实,真是怪事,看来骨头没跟着长,以至于自己看起来像个红鸡蛋。

就在我困于自己的加强版肌肉中快要窒息之时,我的“蛋壳”碎了。颤抖着的肌肉一下子泄了气,肌肉连带着皮骤然紧缩,腾出很大一块呼吸空间,然后轰然碎裂。

我就像刚出壳的小鸡一般,试探着钻出脑袋。

甩甩手,感觉自己身体也没什么别的异样,便扒开“蛋壳”,侧身挪步,辗转移动,钻了出来。

是谁,钻出了谁?是我,钻出了“我”!

死亡世界还有这道程序吗,还是说这是一种酷刑亦或是一种惩罚?该不会把我变成什么割耳吊舌的怪物了吧!

我急忙低头自视,自己身着素白长衫,外披半透明轻质薄麻,两条朱红轻纱从腰间顺流而下,迎风翩跹,飘飘欲仙。腰间挂一酒葫芦,晃晃还真有酒,右手边悬一柄宝剑。

抽出宝剑视之,剑身寒气逼人,铮铮作响,护手位置如龙戏凤,上嵌三枚晶莹红玛瑙,熠熠生辉,光彩夺目。

这剑看着好熟悉!是李白的剑!

我嘞个乖乖!我变身王者李白了,是不是可以衣袂翩翩,身轻如燕,剑出如龙?

自小有个武侠梦,仗剑斩尽不良人。

这下死后如愿了,哪怕是一瞬间的梦,爽到了也好!

先看看绝招,幻影剑舞!不对,串台了。青莲剑歌!

我默念剑招,站直扬剑,静候帅气的剑气集于剑尖。

鸦雀无声,毫无反应。

蹲下马步再试一次!挥衫侧蹲,剑指苍穹,大喝一声:“青莲剑歌!”

我似乎看到一只乌鸦从天空飞过,背后带一串省略号。

没剑招?莫非内力不够?

我试着气运丹田,内视自身,憋了半天,只从长强穴出了一口气而已。侧身试,蹲马步试,金鸡独立试,直到试着盘腿而坐,这才有如醍醐灌顶,感受到了一股意念以外的力量。

游离之炁无色无味无形,从五官七窍鱼贯而入,随意念而动,引导之下,穿脏越腑,把四肢百骸奇经异脉都逛了个遍,最终如进入环岛一般,打了个旋儿,留在了丹田位置,凝神视之,空无一物。

靠北!没内丹的啊,连内力都少的可怜!

不太准确,既然是王者荣耀里的李白,那应该说,没蓝?

打蓝BUFF去!

从河道信步走往蓝buff野区,这块地盘闭着眼睛都能走。

蓝仔巨像老实巴交站在圈里,头上顶着长长的血条,等着我拿他开刀呢不是。看剑!

我运足气力,左挥右砍,但蓝仔血条却只缩减肉眼难辨的一丝丝,对面一拳轰过来,迎面就是给我一招还我漂漂拳,情急之下我赶忙架剑格挡,直接被锤倒在地。

我攻击力也太低了吧。来都来了,必须拿下!

爬起身继续左一剑右一剑,勤勤恳恳,不敢松懈,突然感觉气力充盈,身轻如燕,剑身也茔茔相应,作金鸣之声,刹那间气血通畅,目中敌手所使招数尽显破绽。

蓝仔抬起左臂,就欲迎面砸下,但在我看来,有如慢放镜头,挡都不必,我直接一手直刺,朝心脏位置奋力一击,剑刃击至石壁,铿锵鸣响,剑尖居然只没入半寸!

这可是我目前打的最有力道最得心应手的一剑了。

再抬头看血条,掉了十分之一,看来是炼体有成,待我继续好生敲打你这厮,然后杀怪夺宝,BUFF在手,天下我有。

深知蓝BUFF对“蓝零王”李白的重要性,这是我出山以来最关键的一步,不敢懈怠,立马闷头对着蓝仔又是一顿拳来剑往,你攻我守。

在接对面一招泰山陨石坠的时候,本想双手横剑,扎马迎面挡下,但到底是对这具身体不够适应,左手本该去扛着剑身侧面,或者与右手一并捏取剑柄,但都未操作成功,直接一个失神,被对方直扑防守空档,宝剑被震飞,余波直击心脏,将我重重击倒在地。

蓝仔异常勇猛,扬起拳头迎面又是一拳。左勾拳右勾拳升龙拳……

这玩意儿这么猛吗,游戏里不是这样的呀!究竟是幻境还是梦境,给我整懵了,要是自己的梦的话,倒是丢人到被野怪欺负了。

但这拳拳到肉的打击感和撕心裂肺越演越烈的痛楚感,又分明是亲身切体,丝毫不带奇幻。

又抱头扛下两拳,我全身如针扎般刺痛,渐渐模糊了视线,昏昏沉沉似乎又要睡去,或者死去。

凤求哇,丢人丢大了呀,被野怪单杀!

……

“欢迎来到王者荣耀!”

开游戏了?

垂死病中惊坐起,只见巨大的蓝色半透明幕布立在视野**,上书两行鲜红的隶书大字:

“欢迎来到王者荣耀

您已死亡”

靠北,还在做梦?

但接着,幕布变幻,重新书写几行天蓝色荧光草书大字:

“服用天材地宝:捱炮

选择以下赋能继续游戏:

A.金枪不倒 B.一剑封喉 C.坚如磐石”

哪个男人能拒绝金枪不倒四个字呢,选A!

“恭喜你,获得金枪不倒天赋!”

幕布缓缓消失,蓝仔扬起拳头定在面前,我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血量,一滴血,但是金色的显示条。

锁血?

“青莲居士在此恭候多时了,我的穿越者。”清静幽雅的男低音在脑海响起,短短两句话如清幽竹兰,除凡解庸。

青莲居士,李白?!!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
护士情情趣内衣美女自慰在线观看